第九章 母子之问

  第九章 母子之问 (第2/2页)

前一样看到儿子见她从那里回来闷闷不乐的脸,而今天却对她笑了,还在餐桌上有说有笑。这样的反差难道是那个平民学校造成的?她忍不住问道:“小宇,那个专业你感觉还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你爸爸想让你加入他在这里的激光公司,先从业务部管理开始做起,熟悉一下。反正你现在是半自修的,时间富余,自己家的公司总比去外面找的强。”

    泽宇放下了筷子,冷静一会儿说:“妈,我说过多少遍了,我不会进他的公司。我有自己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是你爸爸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起身上楼进自己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孩子饭都没吃完又发哪门子脾气。”邱嫂叨叨。瞧着主人也放下筷子脸色凝重便不再讲话。

    “邱嫂麻烦你收拾了。”何芳雨便进去她的工作间。

    她轻轻抚摸工作室里的作品,只有在这儿她才是平静的。抚摸着一件件作品,她缓缓走向一个柜角,拉开柜门,里边是呈现一个大大的四方的淡紫色纸盒。何芳雨将纸盒抱出,轻轻地放在桌台,打开时她的眼睛瞬间泛出光彩,盒内是一个宋代汝窑天青釉花瓶,它是件无价珍宝,也是二十年前宏辉送给她的礼物。一直被保存至今。釉中含有玛瑙,色泽青翠华滋,肥润莹亮,这世上仅存几十件的其中一件珍贵非常之物如何被宏辉得无从得知,但是将它送予喜欢瓷器的何芳雨,并嘱她好好收藏。

    显然何芳雨很重视它,总是放在柜子里锁着,就连儿子也没有见过它的庐山真面。也只有在心情特别低沉时她才会拿出来观赏,想到那些被爱滋润的有梦想有追求的日子。就在这时,她感觉自己左上腹一阵剧烈地痛由隐而现,直痛得汗都冒出来。何芳雨使劲地掐住椅子扶手,过了两分钟,疼痛似乎渐离身体,人却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这种疼痛已经是最近第二次发生,之前从没有这种情况。她想得去看一下医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