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泽宇与韩国父亲见面

  第二章 泽宇与韩国父亲见面 (第1/2页)

车子驶上一段弯延的上坡路,沿路绿树成荫,花鸟私语,静谧得有些神秘。转弯处前方蓦地呈现一排错落有致的江南庭院式别墅,每一栋都尽显它的气势不凡,在这湿湿雾雾的空气下面犹如不在人间。

    这栋依竹而建的别墅就是宏泽宇父亲的。一共三层,大门上雕着一个楷体大字“宏”。进入大门,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,小路的两旁有一排石凳,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,让人赏心悦目。小路往左一拐,是一扇月亮门,进入月亮门,就是别墅第一层的院子了。

    到了大客厅前。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无处不透露出这里主人的威严,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,尽显雍容华贵。宏泽宇和邱彬此刻已经没有刚才的那份轻松,眉头不自觉地有些蹙紧,心在打鼓。其实每一回泽宇去见父亲都是这样的心情。进入大客厅,红木沙发上坐着正是老爷:宏辉。

    在这不得不先提下这个男孩的身世。宏泽宇是韩国人宏辉的私生子,而他的母亲则是宏辉的在国内的小老婆。对,宏辉在韩国有太太,并有两个比泽宇年长的女儿。韩国太太的家族很有势力,男人拓展到中国的纸品企业、激光企业都有着韩国太太家人的股份。

    泽宇在13岁时才被宏辉公诸于众,因为他觉得已经没有希望再生个儿子,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儿子应该让他认祖归宗。

    可是,韩国老婆不能答应,虽然没有给他们来个赶尽杀绝,但是有一条件,就是泽宇永远不准入韩国家谱,也就是泽宇的母亲永远别想有名分。就这样,默认丈夫在中国养着情人和儿子。而这点,中国公司内的员工都知道,大家都三缄其口对何芳雨也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何芳雨是泽宇的母亲,一名美女中的美女,相信所有男人看到她都会为之侧目,不够冷静的。她本人是一名瓷器工艺画师,气质如芳。而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容忍自己成为小三?这又是一个谜,当事人不愿提及的历史。

    先说说泽宇身边的这个跟班邱彬吧,其实他是宏辉配给何芳雨母子的管家之子。邱嫂是个寡妇带着儿子邱彬,平时负责照顾他们母子日常起居,四个人住在宏辉安置他们的一套两百平米的小洋楼里。从小邱彬和泽宇一起长大,自然地就成为好朋友兼兄弟,也只有邱彬能体会泽宇心里的那份孤独与伤感。

    对于从小受到别人的非语和冷漠,泽宇没有抱怨过母亲,但是他对父亲一直心怀敌意。不能给自己正常的父爱也就罢了,对他却严厉得不像是个父亲。他觉得是宏辉揪着母亲不放手,小时候妈妈受到他韩国老婆的很大压力,曾几次提出要分手,但是他居然以把小泽宇带走作要挟,说如果何芳雨敢离开他就永远见不到儿子。妈妈常在深夜里独自呆坐,第二天眼睛红红的,在孩子面前装作没有事一样。为此,他把

  第二章 泽宇与韩国父亲见面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