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我的恐怖直播间 > 第二十章 冰柜藏尸

第二十章 冰柜藏尸

第二十章 冰柜藏尸 (第1/2页)
  
  “地上怎么会有这东西?”我弯下腰。
  
  地上有一些红色的内脏,不过由于有一些时间久远,大部分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颜色,变得发黑发酶,一些白色的驱虫在里面拱来拱去,极其恶心,室内的腥臭多半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。
  
  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内脏扔在这里,堆积成一座小山,是把这里当作屠宰场吗?
  
  我又向里面走了几步,厨房很大,几十平方米,比一般的厨房不知道大了多少倍。
  
  左右两侧都摆放着一个大型冰柜,合金门紧锁,上面沾满了干涸的血液。
  
  门把手的血迹最为明显,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上面凝固的血液估计有手指甲之厚。
  
  在冰箱底下,还有一滩没干的血液,不过在冰冷的温度下,凝固是一两分钟的事。
  
  我看着冰箱底下的血,陷入了沉思。
  
  一般情况下,血滴在地面会在五分钟至十分钟凝固,这之间还要考虑常温的情况下。
  
  如果是处于极冷的气温,相信两分钟不到,就会凝固,甚至会更早。
  
  按我走进房门的时间和逗留时间来推算,合起来也未必有两分钟。也就是说,从那人离开之前,一定是放了带血的东西在里面。
  
  会是什么呢?
  
  我有些蔫了,不是害怕,而是怕看到里面的东西连昨隔饭都吐出来。
  
  要不要打开?
  
  我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公屏上。
  
  在线人数不足一千,估计大部分水友受不了犯困都去睡觉了。
  
  “水友们,你们说我要不要打开来这个冰柜?”
  
  交给水友能活跃气氛,相信不止我对里面好奇。
  
  人云亦云:“主播你敢说,这剧情不是提前你商量好的?”
  
  我亦等轻尘:“哎呀,主播!你该不会又要暗示我们去刷礼物吧。”
  
  我笑了笑,道:“你们随意就行,想看的扣一,不想看的扣二。”
  
  乘龙老司机:“我先做过表态,扣一,难道你们不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吗?”
  
  苗豆豆:“刚刚睡醒,一进来就听到主播说扣一,不知道我是错过了什么好的桥段吗。”
  
  我亦等轻尘:“妹子,关机睡觉吧,狗主播又要暗示刷礼物了。”
  
  苗豆豆:无所谓,我的礼物已经刷完了,想刷也没得刷。”
  
  人云亦云:“妹子,怎么这么快,余额不是统一的吗?”
  
  苗豆豆:“刷完了,一共就六万多。”
  
  人云亦云:“不一样啊,我的是十万多,加之前打赏的还剩六万。”
  
  我其实也好奇,直播间的金钱比例是多少比多少。不过水友们多数都不关注这一点,他们更好奇冰柜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  
  扣一的占了五分之四,一小部分不赞成。
  
  我重新对准镜头:“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,如果你们发现不对,马上报警。”
  
  我语气严肃,来到大冰柜面前。
  
  血迹斑斑,像个巨人的冰柜就矗立在我面前。
  
  伸手一拉,厚重的铁门向两边分来,一股寒气从里面散发出来,连带周围的温度也跟着降了下来。
  
  极致的寒冷让我不来由的一哆嗦。
  
  雾气蒙蒙,地下的血迹一下冻成了冰块。
  
  我踩上去,血冰块碎裂,在耀眼的灯光下,散发着盈盈亮光。
  
  雾气渐渐消失,我拍了拍眼前的白雾,顿时瞳孔收缩。
  
  里面居然是一个停尸柜,九具尸体分成了三排,一起装进了冰柜里。
  
  六女,三男,女的不超过二十五岁,男的不超过十岁,统一的稚嫩,统一的年轻,大好的时机,却躺在了冰冷的柜子里,让人感到惋惜。
  
  他们面无表情的模样尚未褪去青涩。
  
  我摇了摇头,吐出一口浊气。
  
  这些人几乎死于失血,脖颈有一道浅浅的刀痕,伤口很细,刀工非常精准,每一具尸体刀口相同,出奇的一致。
  
  最上层尸体内脏被掏空,剩下两侧还算完好,只不过看着他们脖颈的伤口,不来由的感觉脖颈发凉,相信大多数人看到这种情景都会像我这样,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  
  还好脖子还在。
  
 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,相信大多数水友都会像我现在的模样。
  
  惊呆,发怵,毛骨悚然。
  
  我亦等轻尘:“我勒个去,主播你摊上大事了,一颗花生米马上送上。”
  
  乘龙老司机:“太恐怖了,有没有人去报警。”
  
  直播间忽然变得安静起来,相信很多水友看到这一幕都难以自拔。
  
  苗豆豆:“报过警了,主播你一定要让凶手绳之以法。
  
 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。快速从刚才的恐怖氛围中缓过神来。
  
  “我跟大家一样,都希望找到幕后元凶。”
  
  “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”
  
  我关上冰柜的铁门,但这时右边的大冰柜又发出轻微的撞击声。
  
  我疑惑的向那边看去,同样是一个大冰柜,里面装的东西会是一样的吗?
  
  我成了惊弓之鸟,这些惨烈的一幕确实吓得我够呛。
  
  “主播,我刚才听到声音了,说不定你右边的冰柜里还有活人。”
  
  会有活人吗?
  
  我盯着眼前的大冰柜,水友们的提醒不是毫无道理,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  
  能在大冰柜里呆上五分钟,不说是我,就算世界上体质最好的人也不一定能保持清醒的状态。
  
  况且,里面有可能是比我体质还差的人。
  
  不过水友们的提醒总是对的,万一里面是一条人命,这次直播也算不亏,至少还能救下一条人命。
  
  我强装镇定:“水友们,我打开柜子了,无论你们看到什么都记得为我打打气。”
  
  乘龙老司机:“主播你就放心的去吧,大不了我多为你烧点钱。”
  
  人云亦云:“老司机,你这也太不厚道了,要烧也要多烧一对纸人,这样主播晚上睡觉才不会寂寞。”
  
  我一头黑线,我还没死呢。
  
  放下手机,我双手抓住带血的门把手,用力一拉,里面掉出来一个被打得浑身是伤的女人。
  
  “还真的有人!”我眼睛一亮,如晴天霹雳,当场就愣住了。
  
  女人脸颊被打得一片青紫,青丝垂肩,双眼翻白,娇躯冒着冷气,汗毛结着寒冰,脸色跟死人一样毫无血色。
  
  但有一点她的伤有点奇怪,我不由多看了一眼。
  
  “难道是...”
  
  我探了探她的鼻息,很微弱,但还有救。
  
  “喂!你怎么样了,还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  
  女人点了点头,娇躯一阵颤抖,她很冷,我脱下一件衣服套在她身上,自己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外套,还好我准备充足,塞了一件备用衣服放在里面。
  
  女人就这样躺在地上。
  
  这是厨房,最里边有一个炉灶,我打开煤气,烧了一点热水,又去其它地方找来了一块布盖在了她身上。
  
  估计她被冻坏了,有很多地方都没有知觉,我知道有一种病叫做神秘麻木,估计她现在这种情况就属于这种。
  
 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,她还是活了下来,要是再晚一两分钟,估计送去医院也未必救得活她。
  
  “我口渴,你有水吗?”
  
  女人僵硬的脸,终于有了反应,她说话慢慢吞吞,好像说一句话就能要掉她性命似的。
  
  我知道事实确实如此,一个能从鬼门关走出来的人,并且不到半小时还能说上话,就足以证明她惊人的恢复能力。
  
  不过我却猛然一惊。
  
  “不对啊,一个被冻伤的人,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分钟里恢复过来。而且外面也没了动静。”
  
  种种的表现不足以说明这里有问题吗?
  
  我聆听外面,确实没有动静,外面静悄悄,仿佛一个人也没有,刚才还有搬东西的声响,怎么可能在我进厨房之后就没了声音呢?
  
  这也间接证明我的猜想。
  
  我眯起了眼,或许这是个陷阱,凶手可能不止一个人。
  
  “哦!我这里有水。”我装作若无其事,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未开封过的矿泉水。
  
  女人柔软的手接过我的矿泉水,她已经能清楚说出一个“谢谢”了。
  
  我点了点头,道:“救人一命理所应当,不管遇到是谁,我都不会坐视不管。”
  
  我面带笑容说得大义凛然,谈话间,我成功引入了女人的注意力,一只手悄悄拔出了那把黑伞。
  
  这把伞是我从下面带上来的,一度觉得毫无作用,想扔掉又觉得可惜,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  
  “我扶你起来吧,这里不宜久留。”
  
  我把手伸到她面前,另一只手握住雨伞撑着地面。
  
  “他...要来了...走不了了。”
  
  女人突然神经质的盯着外面。
  
  我顺着她的方向一看,那是房门的位置。
  
  她如此真实的表情,让我一度认为,是我猜测上出了问题。
  
  “他?他是谁啊?”
  
  我盯着她,慢慢蹲下身体,仔细打量她的微表情,一切都非常自然,没有任何表演的成分,脸上惊骇所引起的肌肉抽搐不是一般人能表现出来的,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敢肯定她绝对没有撒谎。
  
  但一件事,总有两面性,她表情虽然没有伪装,但不代表她内心是真实的,能在这里出现的人,能有哪一个是正常人?
  
  就连我也是有目的性的,她会没有吗?
  
  这里可是丽花公寓。
  
  “他是杀人凶手...好可怕...我不想死。”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港综豪雄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长公主饶命 三寸人间 天陆迷途 傻丫变形记 不屈皇族 弑命 一字入道 女神合伙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