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27.上泸市的【墨】字牌(求全订求月票)

  0227.上泸市的【墨】字牌(求全订求月票)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吴琼,等下见到我妈妈的时候,你不用为上次帮璐璐的事情解释太多,我都帮你解释好了,妈妈肯定也不会问的。”

    吴琼听着边上欧阳雪说着话,很快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行,我都知道了,对了,上次我去帮璐璐解围那件事情,你要相信我,那天我过去,真的是没什么特殊想法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转过来头来,开始整理起了吴琼的衣领,随后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之前我其实是有点误会你的,但上次璐璐来公司找你单独谈话你没去,还当着大家的面,照顾了我的面子,你还怼魏部长,我要是还怀疑你,实在是不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紧跟着踮起脚尖,在吴琼的脸颊亲了一口,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,快点走吧,妈妈都做好饭菜等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走到了房门的门口,吴琼拉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随后走上前去,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等多久,房门就打开来了,然后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阿姨,年纪看上去五十来岁,这还是吴琼第一次看到欧阳雪的母亲,毕竟上一次在酒店遇到欧阳雪母亲的,是跟自己换了身体的武稚。

    不过吴琼还是很快打起了招呼:

    “伯母好。”

    门后面的阿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吴琼,随后点头,带着笑脸:

    “小伙子还挺精神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伯母让开门来,看到伯母脸上带着笑容,吴琼可算是轻舒了一口气了,还好,看来欧阳雪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,只要不是上来就冷着一副脸,就不至于太尴尬。

    欧阳雪拉着吴琼走进房门,随后伯母自然是说了一声:

    “不用换鞋,不用换鞋,家里也脏。”

    吴琼看着干净整洁的地砖,要是能信这话那就是有鬼了,不过脱鞋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跟欧阳雪单独的时候,脱鞋无所谓,反正欧阳雪也不会嫌弃自己,但和长辈在一起的话,也不知道欧阳雪的妈妈有没有洁癖,万一她又不希望自己穿鞋进来,又不希望自己脱鞋,污染她的拖鞋呢?

    好在心思缜密的吴琼,早已经有了万全准备,吴琼赶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的一次性鞋套,那是买包的时候,找在商场顺便买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还准备了鞋套啊?穿拖鞋就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伯母还在热情的说着,但吴琼已经很快的穿好了鞋套,然后彬彬有礼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就穿鞋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在客厅稍微等一下,我还有一个菜没炒好。”

    伯母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厨房走了过去,吴琼赶忙抢先一步,说道: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,我炒菜很拿手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一定真的会炒,但样子起码要做出来,况且对方肯定不会让自己动手炒菜的,果不其然,在一阵拉拉扯扯之后,吴琼就被拉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就趁着大家拉拉扯扯热情的劲头的时候,吴琼赶忙拿出了自己价格不到四位数的女款手包来,伯母一脸笑脸的收了下来,嘴巴上还说着“太贵了,下次不用买了。”之类的话,吴琼则是公式般的回答:

    “给长辈买点心意,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很好,到目前为止,和女方家长见面的流程和程序,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,最难办的送礼环节,也已经顺利的度过了。

    吴琼终于能够舒一口气,然后坐回到了客厅的椅子上,紧跟着就见到边上的欧阳雪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,然后小声的说道:

    “表现的相当可以啊,做过不少功课了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毕竟是要见你妈妈啊,不做功课怎么可以呢?”

    吴琼对着欧阳雪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才刚刚说两句,伯母就已经端着饭菜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顿饭,自然是不必多提,有欧阳雪在前面帮忙打过了头阵,就算是伯母误会了自己和璐璐是纠缠不清的暧昧关系,伯母也没有当面提出什么问题来,只是询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,还有工作的规划之类的。

    吴琼一一解答,心中就一个字——稳。

    ……一小时后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慢点走哈。”

    伯母站在门口,看着吃饱喝足打算离开的吴琼,挥了挥手,吴琼也是挥了挥手,笑道:

    “嗯,我先回去了,明天还要上班,伯母不用送了,小雪也别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

  0227.上泸市的【墨】字牌(求全订求月票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