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真诚误

  正文 第十九章 真诚误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倒是悠闲呐。”

    越是新生牛犊,就越容易犯冲,元狩这三个老生原本就看不惯眼前这些人的娇气,看到这时还有三人姗姗来迟,元狩顿时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谁都听出了他的不爽。

    偏生还有人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一名新生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了声,“那是,人家可是悠闲得紧,当头那个林意,连报道都是趟着日头落山最后才到,让殷教习都等了半天。”

    “还窝里反?”

    这名新生踢到了石头,听到他这句话,元狩还未来得及说什么,他旁边那名一脸挑衅之意的少女已经声音发冷,“你站到最后去,连他们三人都用膳过后,才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这名新生顿时大怒:“这又是什么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是聪明了些。”少女戏谑的笑了起来,“这便是南天院生规中最重要一条,同年同窗同气连枝,一致对外,像你这样的便如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规矩就规矩?”这名新生是方乐山,父亲也是皇帝身边的大学士,被这少女这么一说,他也是发了狠,“我还说这南天院的事哪里轮得到一女子指手画脚,女子好好的找个好人家,相夫教子,难道还想上阵杀敌,做个女将军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,空气里便是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方乐山瞳孔剧烈的收缩,那名少女已经从原地消失,一步就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根本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动作,少女那白生生的手掌只是在他的胸口轻轻一按一震,砰的一声闷响,他的整个人便已经直接往后飞跌出去。

    他跌在地上连滚两个圈,面上一丝血色都没有,而且胸口奇闷,根本喘不上气,脸色瞬间憋得茄紫色。

    一群新生侧转着身体看着地上的方乐山,浑身寒意狂涌。

    此时的少女已经回到原来位置,似乎都根本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但是方才那只是轻松无比的一按,她瞬间欺进方乐山身前的速度和气势,在他们的感觉里,完全就像是一只疯狂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也就是在我面前说说,幸亏你没有在倪师姐面前说。”少女拍了拍手,一脸的嫌恶,好像拍了一只苍蝇的感觉,“否则你就不是闷气一阵,而是至少断几根骨头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新生不知道她口中说的倪师姐是谁,更不可能在此时接口。

    一时间这膳堂寂静无声,倒是方乐山终于在此时喘出了气,胸腹间气血翻腾,一时间哇的一声,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膳堂里一阵酸臭的气息。

    已经有几名新生领了提灵膏,此时这酸臭的气息混杂着浓烈的香气,这几名新生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服气?”

    这少女明显是好战派,一副挑衅的神色,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叶清薇,今后不服气随时来找我切磋。至于道理,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这些新生,今后你们这些同年生一起联手战阵的几率最大,至于和我们,我们将来至少比你们早离院一年,别说在外实修和军中你们很难遇到我们,哪怕遇到,恐怕我们和你们也是上阶将领对新兵,难得一起同一桩任何一起冲锋陷阵厮杀。”

    这名叫叶清薇的少女威风凛凛的扫视着这些新生,接着又道:“若是在学院中就有害群之马,弄得你们这一批人乌烟瘴气,各自算计,那你们将来在战阵上不说生死与共,恐怕还会暗中动刀子,恨不得对方快点死在敌阵。我朝花了这么多心血,这么大力气栽培你们,难道是要一群窝里斗的废物?”

    林意和齐珠玑、萧素心互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的住所最远,赶来最慢,所以前面的争端都没有看到,看到一名名新生面色难看的端着食盆排队,他们还有点摸不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这三名老生嚣张跋扈的样子,以及这方乐山故意挑拨不成被轻轻松松击倒在地的过程,他们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叶清薇现在说话的样子是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,完全不把他们所有人放在眼里的样子,但是这

  正文 第十九章 真诚误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