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南北之争

  正文 第二章 南北之争 (第1/2页)

    在很多古书里,都有描述过“灵荒”。

    修行世界的典籍里,更多专用的名词是“末法灵竭”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很简单的天地间的自然现象。

    那种对于普通人而言根本感觉不到,但对于修行者而言却是力量来源的灵气,在某一个时期,开始渐渐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修行者靠吸纳灵气而转化为自己的真元,灵气变得稀薄,以往能够轻松达到的境界都会变得艰难,尤其对于新生的修行者而言,就越难赶超之前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不只是人,那些原本也会自然吸取天地灵气,可以用来提升修行者修为的天地灵药,也会因为天地灵气的匮乏而变得生长缓慢,甚至直接枯死。

    “在整个修行者世界,有确切记载的灵荒,一共三次,最短六十余年,最长近两百年。”陈宝菀心中也不平静,不过她得知这个确切的消息很早,而且本身就是这种性情,所以面色依旧很平淡:“按照种种迹象对比,现在最有可能的是,我们正巧遇到的这个灵荒,不短不长,估计会持续百年左右.”

    林意回过神来,苦笑了一声:“哪怕是六十年,对我们而言也是一样,已经足够影响我们一生,时间长短已经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陈宝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由南向北,南方灵荒的速度比北方要快。

    南方有梁。

    梁武帝登基这六年,平心而论,他算得上一位励精图治的好皇帝,比起前朝那几位皇帝强出太多,兴盛繁荣的建康城就是整个梁王朝的缩影。

    但天下不止一个梁。

    北方有魏。

    在十五年前,魏孝文帝就已经一统北方,迁都洛阳,如虎视南方,即便现在梁王朝如此兴盛,也只不过和魏南北相持。

    可以说梁武帝能够兵变成功,除了前朝皇帝实在昏庸之外,很多的原因还在北方魏王朝不断南进的压力,朝中的官员对于前朝皇帝的统治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要打大仗了?”林意深吸了一口气,静静的看着她,说道。

    陈宝菀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北方是虎狼,以往都是北方南侵,但眼下的形势,却逼得南方要往北侵袭了。

    林意一阵怅然,他的父母都在边军放马,而且因为先前身份太高,不可能获得豁免,连书信都已经多年不通,若是大战一起,他恐怕更没有再见他父母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这个城,不只是这个城里的人变了,是整个天地都变了。我不会去今天的同窗会,我和其他人关系也不好,和他们虚与委蛇也没有什么意思。”陈宝菀说话很直接,和她当年和林意一起读书的时候一样,从不矫情,“我劝你也不要去同窗会了,一是以免有人针对你,二是我估计萧淑霏也不会去。她现在什么身份,旧时的这些同窗能给她带来什么有用的关系?更何况她人那么聪明,越是念及旧情,就越不会在你面前出现,否则若是让人觉得你们有半分藕断丝连,都反而给你带来祸事。”

    林意微苦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萧淑霏就是一开始陈宝菀口中的那个“她”,就是他最想见到的四个人里面的一个。

    昔日在齐云学院时,他和萧淑霏学业最为出众,而且家世也相差不多,是公认的金童玉女,两人也很自然的暗生情愫,虽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但若是没有变故,两人恐怕都要家中做主,定了终生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同,萧淑霏姓萧,梁武帝便是她父亲的亲兄长,她父亲现在不只是王侯,而且是天下兵马大元帅,她的身份地位,简直就和公主无异。

    而他是罪臣之后,也难怪陈宝菀说话

  正文 第二章 南北之争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