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回返幽琴(上)

  第五章 回返幽琴(上) (第2/2页)

    天际之上,阴色密布,墨色的云朵深沉得像是要压下来,令人产生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阴雨天,总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失落之感,因为世上的悲剧仿佛总会于这样的天气之中发生。

    尽管,天空之中尚未降下淅淅沥沥的雨滴,可这种将下不下的时候,却似乎更为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下船之后,缓缓抬首,望着灰色的天空。阳光被彻底遮于乌云之后,看着此情此景,她的心情也不禁因低落了起来。

    船夫们身着朴素的衣衫,依旧忙碌地干着活,嘴中热情洋溢地吆喝着,搬运着各种或重或轻的货物。他们恍如完全不会被阴郁的天气影响到心情,热火朝天的场面与往昔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看着这种场面,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星罹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刚救了冰蝶门门主安晴茹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,于安平村淡家屋外,星罹遥望着天边轻荡的云絮,说了许多话,诉说着安平村村民的淳朴,感叹着安平村村民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望着那些汗流浃背的船夫们,刹那间已更能明白星罹当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些船夫们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,虽不是什么有着显赫地位之人,他们位不高权不重,甚至对于古华天陆的未来走势,无法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们是非常平凡的人,他们所能掌控的,唯有自己的人生,他们所要享受的,也是极其简单的东西。他们的一生,或许都不会有一丝波澜,或许只会风平浪静地度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,兴许完全不精彩。有些人会觉得,人生在世,就该闯出一番事业,过一场精彩而又不后悔的人生,但有些人,经历过了大风大浪,品尝过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后,大概就会明白,简简单单的生活,其实就很幸福。

    两种人的想法都没有错,而什么是对,绝非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得清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其实也想要简单普通的生活,身边不会有人被杀死,身边也不会有任何阴谋纷争,家族的所有人能够快乐地生活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那个无赖,星罹,他就不会老是失踪了。

    但她却没有想过,假如没有这一切,她还会有机会认识星罹吗?

    诸葛若兰长长地叹了口气,脑中胡思乱想着。她并没有御风疾行,而是如散步般走着,长时间地赶路,也颇是让她心神疲累。

    风声呜咽,如泣如诉,剧烈地吹刮着。青草窸窣作响,树叶迎风狂舞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诸葛若兰已走到浓密的树林之中,这一处地方,乃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界。

    “姑娘!”

    背后忽然冷不丁地传来一句叫声。

    这本是幽森无人的树林中,突兀地传出人声,实在是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何故,诸葛若兰的耳中反复地回响着那可怖的叫声。她不禁打了个寒战,因为她根本就不曾察觉到有人接近。

    冷风卷裹,呼呼之声恍似鬼叫,惹人战栗。

    “谁!?”诸葛若兰转身便是一声断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