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回返幽琴(上)

  第五章 回返幽琴(上) (第1/2页)

窗帘隔离了外界那温暖的阳光,茶楼房中,有些昏暗,清新的茶香,袅袅地萦绕着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瞄了一眼窗户,奇道:“呜,窗帘什么时候拉上的?难道是田公子为了让我睡得更舒坦些,所以拉上的?”

    田公子拉上窗帘,自然是为了不让外面的人看到他要干的那些下流之事。他若是知道了诸葛若兰此时这有趣天真的想法,只怕会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姑娘涉世未深,实在太过单纯。

    “咦?”诸葛若兰掩嘴一声低呼。她突然发现,面前的茶桌之上,留有一封信笺,信上压着一枚亮闪闪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莫不是田公子留了什么东西下来?

    诸葛若兰伸手取过那枚小东西以及信笺。她看着手上的那小东西,现在,她看清了,那是一枚华丽的银白戒指,但她并不知道,这是以何材质制成。

    然而,有一点,毋庸置疑,这必是价值不菲的一枚戒指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心生困惑,将目光从戒指上移开,转向信笺。信笺上的内容,应当能够解释这枚戒指的由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览毕信笺,秀眉深深蹙起,不禁喟尔一叹。

    信是田公子留下的,信的内容,自然也是田公子写的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瞅了一眼对面,椅子上,空空荡荡,但田公子的杯盏仍在桌上,杯中,茶水满盛,汤色红艳——田公子竟是滴水未沾。

    本是温热的茶水,本该冒着朦胧烟气的茶水,如今已是完全无法温煦人心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不多也不少,恰好将田公子欲要表达的内容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将信笺与戒指放回了桌上。

    田公子于信中表达了自己对诸葛若兰的爱慕之意,那枚戒指便是为了传递心意。当然,田公子也写到,他不会去纠缠诸葛若兰,一切随缘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闭眼垂首,暗道:“他这样的做法,难道便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!?”

    这信笺与戒指该怎么处理呢?这戒指如此昂贵,自己实在无法厚着脸皮收下。

    “也罢,以后若是见到他,再还给他好了。暂时先带着吧。”诸葛若兰心下作出决定。而后,她便走出房间,离开了茶楼。

    茶楼之外,街道之上,依旧门庭若市,人来人往。阳光如被切成碎片般,透过枝桠间的罅隙,铺于地面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经过这番折腾,阴郁的情绪倒是如灰尘般,被扫去不少——前提自然是她并不知晓田公子的卑劣非礼行为。

    她漫无目的地于街道上闲逛着,心中则思忖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终于,诸葛若兰下定决心,要回幽琴岛去。毕竟,她也离开了这么久的时间,诸葛空明必然会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苍穹如此澄净,蓝得深入人心,翱翔其中一定很舒服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离开祁阳之后,立马腾身而起,向着远方风驰电掣地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条人影于暗处蹿出,紧紧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数日后,幽琴岛。

    

  第五章 回返幽琴(上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