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真实面目(下)

  第四章 真实面目(下) (第2/2页)



    聂玉朗双手撑着铁拐,一双细眼微微弯着,面带亲和的笑容,先是对莫妍说道:“多谢莫姑娘盛赞。”

    莫妍轻哼了一声,道:“不必,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田公子抿着唇,淡淡地言道:“妍儿,你且先去整理整理诸葛姑娘的衣衫。”

    莫妍颔首道: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诸葛若兰仍旧靠着椅背,衣衫凌乱不堪,浑不知自己方才被轻薄之事。

    聂玉朗看了一眼整理着诸葛若兰衣衫的莫妍,道:“田公子,那么这位诸葛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田公子眯缝着眼,看着自己的手,道:“由她去吧。她醒来以后,莫要去管她,任她离开便是。”

    聂玉朗点点头,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莫妍已将诸葛若兰的衣衫整理妥当。

    田公子将一封信笺留在了桌上,并用一枚戒指压于其上。

    莫妍怔怔地瞟了一眼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极致奢华的银白戒指,戒指上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沫玉,闪着夺目的光华,美丽动人得会让所有女人陶醉。

    田公子凝目注视着诸葛若兰,面色平静。过了会,他前倾着身子,毫不避讳地于她朱唇之上轻轻地一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田公子当先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衣与莫妍相视一眼,身影瞬间双双消失。

    房里,除了昏睡的诸葛若兰外,已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那便是“天之水”茶楼的老板,聂玉朗。

    聂玉朗面沉如水,拄着铁拐,走近茶桌,端详着杯中的茶水。

    茶水依然红艳。

    聂玉朗面上那种亲和客气的笑容已是荡然无存,只余一种冷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茶虽已冰凉,但房中仍残留着一丝一丝的茶香。

    聂玉朗露出一种怪异的笑容,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自语道:“田公子啊,迷药‘梦虚’虽可让被迷倒之人以为自己只是打了个盹,但这茶水,那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彻底冷透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着,离开了房间,“何况,‘梦虚’绝不仅仅只有这一个有趣的效用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诸葛若兰感觉自己睡得香极了,好像从来没有睡得如此舒服过。她嘤咛一声,睁开稍显惺忪的睡眼,大大地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一丝茶香忽地飘入了她的鼻中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闻到茶香,霍然一省,赶忙端正姿势,看着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是“天之水”茶楼的包间,不是她的房间,并没有她舒适的床铺。包间内,空空荡荡、幽静无声,已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诸葛若兰当即将睡着前的事情全部想了起来。那时,她正与田公子聊着天,品着茶。

    但是,田公子他人呢?怎么没了?

    糟了糟了,我该不会是听他说那什么乱七八糟的茶道,听着听着,就听睡着了吧?完了完了完了完了,我怎么会听睡着了,这样实在是太不礼貌了,他不会看我竟然听睡着了,一生气,人就走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