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因祸得福(下)

  第三章 因祸得福(下) (第1/2页)

弹指之间,三个月过去,天气转凉,已是入秋。

    这日,星罹一直缠着星炎,希望他准许自己入城玩上一天。

    星炎本不欲答应,然而想起星罹练功也已近半年多的时间,日日如此难免疲累,或许适时放松更为有益,便答应了请求。

    恰好,星尚需去城内做笔买卖,星炎便顺势让星罹、星柔、于璎璐随同前往。

    七岁以前,星罹常常外出玩耍,然而这半年多,他一直呆在星辰林中,未曾踏出一步。如今总算能够脱离枷锁,自是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三人随行于星尚身后,漫步于古朴的星家宅邸之中,片刻功夫后,一同来到了宅邸大门边的一间小屋外。

    小屋外墙斑斑驳驳,看得出已有些年月。

    星尚握住门环叩了叩,蓦地朗声喊道:“大叔,起床啦,太阳晒屁股啦!”

    木门轻启,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脸上皱纹犹如沟壑纵横交错,紧绷着脸啐道:“满口胡话。”

    “阗爷爷,早上好。”星罹、星柔姐弟俩恭敬礼貌地言道。

    星阗瞧见星尚身后的星罹,紧绷的脸霎时化为笑脸,道:“呦,星罹,你怎么也来了,听闻你最近忙于习武,怎么有空去城里玩了?”

    星罹咧开嘴角露出微笑,道:“当然是爹爹念我练功辛苦,特别批准的。”

    不防星尚嗤笑一声,揶揄道:“还不是你死缠烂打,否则老哥怎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星罹被揭穿,毫不在意,道:“反正就是让我出去了,你能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自个儿乐去吧。”星尚说完,转首面对星阗,右手从衣服里掏出一块刻有“星”字的银色令牌,并缓缓注入神元。

    须臾,令牌闪现光芒,一行奇异符号凭空浮出,唯有尾端二字星罹识得,那是父亲的名讳——星炎。

    “如何,可看清楚了,老哥亲自批准的,他当时手拿令牌,注入神元抒写符号的模样我现在还历历在目呢。”

    星阗默默扫视那段符号,点了点头,道:“没问题,你们现在可以去那边的传送阵处了。”

    星尚收好令牌,唤道:“小家伙们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星阗无言,走回屋中。

    “真想知道那段符号到底讲的是什么。”星罹一边走着,嘴中一边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那种符号只有星家族长、长老才认得,当然,幻星神阵的传送者也必须懂得意思。小罹,你不用急,你迟早会懂那是什么意思,甚至不用像那些长老一样还需要学。”

    “咦,为什么?”星罹的好奇心登时被星尚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星尚目露狡黠,问道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星尚俯身贴近星罹耳边,悄悄道:“我告诉你吧,其实……就是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星罹一颗心悬到了半空,霎时坠地粉碎,气呼呼道:“你,你,你……哼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四人已来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但见传送阵有一丈方圆之大,以奇异玄妙纹路刻就,阵外分东南西北各矗立着一根七尺石柱,柱上龙飞凤舞雕刻

  第三章 因祸得福(下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