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下)

  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下) (第1/2页)

楚国北部兰州、小镇定封。

    小河“金溪”傍着小镇,涓涓而流,蜿蜒而绕。

    河畔,一名青年男子席地而坐,一坛缥酒相伴于旁。

    凝目远望,西风吹叶,满地苍凉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忽而一把抓过酒坛,仰面将美酒灌喉而入。苦涩的液体滚滚涌入,令男子顿感一身悲凉,侧首一瞥百步开外的一座小桥,眼前不禁浮现过往回忆。

    “万华阎,此仇你绝不可忘。”

    那已是两年前的事了,而一切的源头,则要自定封的一家“云兮”酒楼开始说起。

    那日,风轻云淡,约莫午时,万华阎背负长剑,身着一袭水墨色长衫,路过定封,恰巧肚中饥渴,欲要歇歇脚,便进了这家开于河边的“云兮”酒楼。

    “云兮”酒楼装饰考究,红木横梁,古色古香,万华阎只是粗粗一瞧,好感顿生。眼见一楼十余张桌子已无空位,当下,他便抬脚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亦是人满为患,所幸万华阎于角落处寻到一张空桌。然而,他才刚坐下,气还没喘上几口,就遇到了些状况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官,打扰一下。”店小二油滑的嗓音倏地在万华阎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万华阎不由诧异,看向一脸谄媚,瘦弱如猴的店小二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好意思,因为本店已无空位,不知客官是否介意与我身边的这位少侠合坐一桌。”

    在那店小二身畔,站着一位青年,面如刀削,轮廓分明,青衣黑带,背负着一把拆成两节的长枪。

    万华阎喜清静,当下便不假思索道:“这小镇又不只这一家酒楼,让他别处去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闻言,不由尴尬,转眼偷觑身边青年,却见那青年面色如常,毫不着恼,说道:“可惜,可惜,韩某并非绝世美女,否则阁下必极是乐意。有佳人做伴,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!”

    万华阎双眉锁起,目光如利剑般射向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恍若未觉,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看来阁下是没有一丝丝同意的打算了,既然如此,韩某也只得在此候着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,此话无甚问题,可听在万华阎耳中,却是令他微微火起,两眼一瞪,语气不善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青年淡然一笑,道:“字面意思,阁下难道无法理解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想找茬?”

    “阁下言重了,在下只是说在一边等着,等你完事,并无丝毫恶意。”

    万华阎不听解释,怒道:“你这明明就是挑衅。候着,候着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青年两手一摊,和和气气道:“非也非也,阁下若真嫌在下碍眼,在下便去楼外候着,如何?只是如此做的话,恐怕美女们就要把楼外围个水泄不通了,到时候,这酒楼的生意,可就没法做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阎脾气生来暴躁,蓦地猛一拍桌子,竟是将其硬生生震碎,声响巨大,恍如洪钟,悠悠回荡在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张臭脸,世上最丑的女人都一定瞧不上眼!”

    青年反唇相讥道:“但你的这张脸,想必会有很多男人瞧得上眼。”

    万华阎身躯隐颤,目眦欲裂,怒喝道:“今日我不教训你一顿,我就不姓万。”

    酒楼二层霎时沸腾,众人议论纷纷,众多客人都满怀兴致地投来了目光,却是无人有意阻止这场冲突。

    楼下的周掌柜听闻动静,匆匆赶了上来,见着损毁的桌子,嘴中连声叫苦。

    那青年听到万华阎放下的狠话,脸上非但未有惧色,反而奇道:“难道阁下就是那鼎鼎大名的万华阎,万少侠?”

    万华阎冷哼一声,道“现在后悔了?后悔也没用”

    青年忽而朗声大笑,心中已有打算,道:“不晚不晚,一点都不晚。”

    周掌柜与店小二听到“万华阎”三字,当场脸色煞白,两腿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。万华阎的大名,谁人不知,那可是个因一言不合就会和人大打出手的煞神,更别提他睚眦必报,心胸狭窄,惹上后难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且不说酒楼中其他看客是何想法,此刻的万华阎已是怒火中烧,声如巨钟般大吼道:“你这混蛋别给老子猖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阁下想要教训我,此间狭小,定难以发挥,我们不如出去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逃跑,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能得万少侠赐教,三生有幸,怎会逃跑?”话音刚落,青年已是飘身一跃,自窗口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万华阎听了这带刺的话,愈发恼火,大喝一声,亦是跃

  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下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