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上)

  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上) (第1/2页)

天元九百八十三年,十月未央,天寒红叶稀。

    竹城,一座位于齐国竹州的小城。此刻,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鲜有行人,偶有凉风吹拂,卷起四周落叶,飘舞四散,迷乱人眼,一股萧瑟之意静静弥漫。

    竹城之南,星辰林幽深如海,四大家族之一星家便是坐落其中。

    此刻,星家宅邸一间装饰考究,幽静怡人的小房中,一名小婴孩正躺于床上呱呱哭泣,一名少妇卧于其侧,秀眉微弯似皎月,明眸澄澈如清水,饱含慈爱地凝视着自己的骨肉。她伸出手缓缓地抚摸着婴孩如珍珠般晶莹剔透的脸蛋,心中泛着淡淡的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“炎哥,孩子就取名为罹,星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床畔,一名中年男子身躯凛凛,昂然伫立,夕阳残照,勾勒出他线条分明的身躯,如山如岳。他面带微笑,剑眉入鬓,视线轻柔地集中在婴孩俊俏的脸上。这名男子,便是四大家族之一,星家现任族长——星炎。

    “柔儿,我答应过你,由你给孩子取名,自不会食言。你先好好歇着,别累着了身子,让我来抱抱孩子。”

    星炎之妻月柔凝望着丈夫,一点朱唇似桃瓣,隐含浅笑,她颔首作答,恬静优雅的举止恍若出水芙蓉,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星炎探手抱过婴孩,凝神观察着他的眉目,他的一切,依稀中似乎看见了他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小婴孩仍旧啜泣着,大眼睛炯炯有神而又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星炎微笑着抬起手,伸出食指如蜻蜓点水一样碰了下婴孩光滑细嫩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小婴孩皱了皱鼻子,似是疑惑男子莫名其妙的动作。

    已为人父的星炎怀抱着孩子,越看越是喜爱,心中倏忽涌起豪情。

    ——星罹,你将会成为星家第一剑术高手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七载瞬息如流电,光景不复,季秋已临。

    清晨,阳光柔和,街道宁谧。星家宅邸红叶如蝶,树树秋声。空旷的练武房内,轻寒似烟,星炎身着青袍立于其子面前,正讲述着习武者六境界的基础知识。

    星罹漾着笑意的眉眼带着稚气,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,认认真真地聆听着父亲的言语。今日,他年满七周岁,终于被允许习武,那颗躁动不安的心,犹如野马奔腾,自是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“星罹,想必你也知道,我们星家世代习武,少有修道。”

    星罹连连颔首,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有修道天分,亦可修道,为父不会拘泥于这些。但不管怎样,你不可弃武。今日,我先将习武者六境界告知与你,这是每个习武者所必须了解的常识。你要好好听着,切不可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星罹双眸之中闪着兴奋的光华,重重道:“嗯!”

    星炎顿了顿,神色渐趋严肃,不紧不慢地说道,“六境界分别为形气、身知、通幽、离尘、御气、悟天。首先,你必须了解何为形气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星炎准备继续讲述时,一声呼唤遥遥响起,却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“老哥,我有点生意上的事要与你谈谈。”声音淡去,自门边慢慢转出一袭白色身影,那人乌发束带,眉清目秀,肤色晶莹如玉,迎面走来,才子般飘逸出尘。

    星罹对着男子眨了眨眼,道:“尚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男子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便是星炎之弟,星尚。

    “小罹,你也在。啊,对了对了,今天是你年满七周岁的日子。嘿嘿,偌大一个习武房,留给你这个小不点,会不会有些浪费啊!”

    星罹瞥了眼星尚,双手叉腰,蹙眉不忿道:“才不浪费呢,给尚叔叔你才叫浪费。因为嘛,你,从,不,习,武。哼,还敢说我。”

    星尚被自己的小侄儿一通反驳,顿感无奈,飘逸出尘瞬时成了灰尘满身。他摇了摇头,将目光转到星炎身上。

    星炎皱了皱眉,转首对一侍女说道:“璎璐,你继续说与星罹听。然后将武学的一些基础内容

  第一章 似曾相识(上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